云之谷畅读网>历史>雪沫乳花(古言np) > 一一室旖旎,却不解意
    春意渐浓,晚间仍有蛱蝶穿过香花从中,引迷芳重重。蛱蝶轻飞穿过花园想进入主房一窥,被红木窗隔在门外只得无功而返。

    而一窗之隔的主房内,如瀑珠帘后有美人Jiao连连,依稀还可听见男子浅声说话,门外守着的丫鬟纷纷脸红着避到别处。

    室内旖旎,y香弥漫,b花园更甚。

    红纱帐中,隐隐窥见象牙床在轻轻晃动。

    容貌俊逸的江家大少爷江漾风正埋在妻子xUeRu前x1ShUn,但只是左右都吮了两口,就又上前轻吻住妻子的唇瓣,堵住妻子的碎Y。

    那美YAn少妇抖动的rUjiaNg上还挂着白YAn的汁水,犹如未被蜜蜂采走还漏在粉红花蕊上的蜜。

    “唔...嗯...”少妇已经双眼迷离,白皙肌肤上浮了一层引人垂涎的红。

    “雪儿好似情动的厉害...”一向斯文的江漾风在床底之上也说不出什么浑话来,但见少妇两颊粉红SaO渴模样,忍不住打趣道。

    傅香雪身下又涌出一GU蜜水,将亵K都打Sh了,她两腿并拢忍不住摩梭起来。这身子在生完鸢儿后不知怎么更加敏感了。

    “相公莫要说笑了,雪儿要羞臊Si了...”她捂住眼睛不敢看丈夫调笑的眼睛。

    可她虽嘴上这么说着,身子却仿佛在叫嚣着还不够。盈盈花芯早已是水汪汪,瘙痒难耐。

    江漾风将她亵K轻褪,见两瓣花唇被水打Sh,那Sa0xuE还在轻轻抖动,身下蠢物也y了几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