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者一直顾着自己,捂着胸口拼命的倒气,像是生怕有一口气没倒好就会憋死一样。

    外面的倒计时一分一秒的过去,几个人的耐心渐渐耗尽,不能再让他耽误时间了,姚明翰看了一样林幼雅。

    林幼雅闭了闭眼,努力说服自己眼前这位不是真实的老者,要把他都npc看待,身上凌厉的气势陡然散发出来:“你到底是谁!”

    “我、我是被抓来的,这里的事都、都跟我没关系!”老者原本就上气不接下气,被林幼雅这么一吓,说话更不利索了。

    被抓来了……姚明翰本能的就想到了那个日记本的主人:“您就是那个‘噩’的创造者?”

    老者明显紧张起来:“你们是什么人?为什么会知道‘噩’?”

    “我怎么怎么知道的不重要,重要的您知道些什么。”姚明翰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亲切一些,与林幼雅形成强烈的对比,一个武力胁迫,一个温声询问,搭配的非常好。

    老者结结巴巴的回答:“我、我叫吴永海,我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吴永海?”石奇很是气愤:“你说那个常西生物研究所的首席华联华教授?华教授十年期就死了好吗?对死者就不能心存敬畏吗?冒充一位死者良心就不会痛吗?”

    华教授一脸不满:“你这小伙子真不会说话,老爷子我还好好的呢,哪里死了?”

    石奇有点儿小委屈,华教授是他小时候的偶像,名望很高的,电视上实实在在的报道过人已经死了,不过出于对科学家的保护,从来没有照片流出来的,他还真不敢确定到底是自己当年看了一个假新闻,还是眼前的人说谎。

    当年的新闻他们几个人都看过,姚明翰为人沉稳比较容易被信任:“老人家,当初华教授过世的报道好几个台都转播了,我们都知道,你到底是谁?”

    华教授愣住了:“我死了?那帮畜生!他们明明答应过研究完成之后就送我回去的,为什么宣布我死亡!为什么!”

    姚明翰连忙把人安抚下来:“您先别激动,这里快爆炸了,咱们得赶紧走。”

    华教授拉住他的衣服:“你们愿意相信我?”

    “相不相信不重要,重要的是先离开这里。”梁冲冲急了,时间已经过去这么久了,他们随时都有可能醒过来,再次进来的时候铁定要爆炸了,他不想再经历一次。

    “从那里出去,外面有直升飞机。”华教授不死心:“外面真的以为我已经死了吗?”

    他们顾不上解释,直接把地上的人捆好,又拉着华教授冲了出去,外面果然有一架直升飞机,和他们上一次任务失败前看见的那架一样。

    登上直升机的那一刻,几个人不约而同的松了一口气,总算不用被炸死了,随后却又对着驾驶座发愁了,几个人面面相觑,谁会开飞机啊。

    石奇弱弱的举起手:“我没开过飞机,但是我学过,不然我试试?”

    现在五个半人里面也只有他一个人勉强算是会开了,几个人最后决定拼一次,大不了坠机,摔死总比炸死好。

    石奇坐在驾驶座上按照记忆里的理论知识,一步一步的操作,梁冲冲喃喃道:“我仿佛回到了当年考驾照时的样子。”

    姚明翰温声安慰:“要是害怕就闭上眼睛吧,不看就不害怕了。”

    梁冲冲:“……”